车市2018:下降,裁人,转行

广东国企改革龙头股,单车新人王国语,神勇铁金刚粤语,黄圣依家,jennythesquirrel,江南才子唐伯虎攻略

作为上半年车市的收官之月,今年6月车市并未给出一个满意的成绩,车市迎来罕见爆冷,狭义乘用车终端零售同比下滑3.1%。且降幅有扩大之势,7月跌幅达到5.5%……11月跌幅增至18%,跌幅已经连续3个月为双位数。

车市下降的惯性反射是什么?没错,精简预算,降薪裁人。11月,通用汽车打破沉寂,宣告将于2019年大幅削减领薪员工人数,约为1.5万人,并可能关闭全球8家工厂,到2020年底,计划节省60亿美元开支。紧随其后,北美另一巨头福特计划未来5年实现缩减255亿美元成本的目标,并针对全球超过20万员工中的大约7万名员工进行裁减,预计将在明年第二季度完成。

车市动荡,上下游势必被波折,尤其是在新旧产业链交替之际,传统零部件企业面临生与死的抉择。不变者,发出“不赚钱了,部门直接砍掉了”的呐喊;变者,“其实还行,但已经在控员(停止招人)了。”相较整车厂的高调果断,零部件裁员则是暗涌前行,他们更多的是直接打包卖掉业务,以实现战略转身。

莫名而来的黑夜,置汽车主机厂、零部件产业链还有下游经销商于“生死门”中。

零部件:转行正当时

为什么先关注零部件行业?因为它们身处产业链上游,知悉各主机厂要货动态,所以不论春江水暖还是水寒,它们都会提前得知。

众所周知,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车市便疲态尽显,这一点从零部件公司的财报也可以看出来。国内A股市场共涉及131家汽车零配件上市公司,据财报它们在2018年前三季度累计营收共达4446.34亿元,同比增长17.64%。然而,受车市整体下滑影响,这131家零配件企业第三季度营收总计1456.16亿元,同比下滑10.03%。

反映到利润上尽显无疑。这131家零部件企业在2018年前三季度累计实现归母净利润323.82亿元,同比增长13.55%。然而到了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总计93.79亿元,同比微增4.65%。如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合计约66.79亿,净利润则同比下滑13.37%。

可见,国内上市零部件企业的营收和利润是与车市同步的,至于跨国零部件企业,从盖世汽车统计的全球30家主流汽车零部件企业三季度的财报来看,净利润下降的企业比例高达46.67%,包括电装和博世等龙头企业。尽管零部件企业净利润增长者还占多数,但利润率大不如前,面对日趋微薄的利润,各企业纷纷谋求转型,亦或干脆退出汽车零部件行业。

9月20日,零部件供应商麦格纳国际宣布其动力系统部门已签订协议,准备将旗下液压和控制部门以12.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韩国能源管理系统供应商Hanon系统公司。麦格纳表示,麦格纳动力总成业务将继续关注动力系统开发,提供变速系统和包括电动版在内的传动系统。

11月13日,全球著名汽车零部件制造商江森自控宣布将旗下电池业务打包出售,江森自控成为继霍尼韦尔之后又一家正式退出汽车零部件行业的科技巨头。早在4~5年前,江森集团便预测汽车行业将整体逐步进入低利润时代,而且未来发展风向飘忽不定,因此便前瞻性地开始剥离旗下汽车相关业务,并专注于打造全方位的楼宇系统。

至于江森为什么不在高利润的电池领域进行投资而选择卖掉,更多的原因是在于电动汽车电池领域技术难度和投资时间的不确定性。

江森认为未来10年内,这样的技术难度和时间不确定性依然存在。纯电力驱动锂电池领域已经充斥着太多实力强劲、磨牙吮血的豺狼虎豹(松下,LG化学,BYD,三星SDI,CATL,孚能),并且需要大量资金的持续注入,同时还得承担技术线路走偏而导致投资失败的巨大风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